0839-3351168

18080738056

13378179323

详细内容

广元市利州区剑阁县交通事故保险理赔案

四川省剑阁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0823民初2425

 

    原告:魏某初,男,生于1973,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四川省剑阁县田家乡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庆,四川华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剑阁县人民医院,住所地剑阁县普安镇城北路58号。法定代表人:母映松,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和钊,四川智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剑阁支公司,住所地剑阁县下寺镇华南街5号。

    主要负责人:王安定,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磊,男,乐该公司职工。

    被告:毛某某,男,生于19699,汉族,初中文化,个体户,住四川省剑阁县晋安镇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剑泉、剑阳县武连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魏某初,男,生于1976,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四川省剑阁县田家乡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某华(系魏河初之妻),住址同上。

    原告魏某初与被告剑阁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剑阁县医院)、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剑阁支公司(以下简称人保剑阁支公司)、毛某亮、魏某初健康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1113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魏某初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庆,被告剑阁县医院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和钊、被告人保剑阁支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胡磊、被告毛某亮委托诉讼代理人胡剑泉、被告魏某初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小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魏某初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 1.请求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后续治疗费52637.00元、误工费1800.00元、护理费1350. 00元、交通费3000. 00元、伙食补助费360. 00元、一次性全髋假体更换费用10000.00元,共计159147.00 ; 2.请求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律师费及其他相关费用。事实及理由: 20111027日,原告与被告毛某亮、魏某初在普安镇开往鹤龄镇的剑南线9KM+600M路段发生了交通事故,经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被告毛某亮承担主要责任,被告魏某初承担次要责任、原告魏某初不承担责任。交通事故发生后,原告被送到被告剑阁县医院住院治疗,手术出院后原告侧腿不能弯曲,膝关节不能屈和坐,伤侧腿萎缩不能行走,后经广元市医学会鉴定为三级甲等医疗事故,被告剑阁县医院承担主要责任。现原告因上述事故引起股骨头坏死,于2018810日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住院进行“左侧全髋关节置换+成形造盖+滑膜切除"手术,共住院9天,花费医疗费52637元、交通费3000元。2018112日,经广元雄关司法鉴定所鉴定为“左侧股骨颈骨折术后缺血性坏死、行全髋骨转换术后至70岁前,置入全髋假体更换费用需人民币100000元左右"。原、被告不能就该事故实际发生的后续费用达成一致意见,为了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诉至本院,请求依法判决。

    剑阁县医院辩称,2011 1027日原告因交通事故受伤先后在我院、广元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均是治愈出院。造成原告现在左侧股骨颈骨折术后缺血性坏死的原因有很多,常见的是外伤,可能是因为交通事故或大量服用激素药物等原因,与我院没有因果关系。在之前的诉讼中,我院之所以赔偿原告相关的费用是因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引起的,原告的损害后果与我院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但是在本案中原告以健康 权纠纷起诉在法律上是有定的障碍的。 另,因在之前的诉讼中已经 -次性支付残疾赔偿金,故原告主张的误工费属重复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40元的标准过高,原告的伤残等级过高,不排除我院申请重新鉴定,综上,请求驳回原告对我院的全部诉讼请求。        人保剑阁支公司辩称,本案的案由是健康权纠纷,而我公司与原告之间系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故对本案案由有异议。本次交通事故,我公司已经对原告进行了赔偿。针对原告的伤情,其已经在各级医院进行多次治疗并且已经治愈,现在产生的损害后果与交通事故没有关系,故我公司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毛某亮辩称,交通事故发生的事实以及责任认定我方无异议。本人所驾驶的车辆在人保剑阁支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和商业险。本次交通事故已经在交通警察大队的主持下处理完毕,除保险公司赔偿的费用外,本人还向原告支付了6000元的医疗费。本案涉及的仅是原告与剑阁县医院之间的医疗事故纠纷,与交通事故无关,故请求驳回原告对毛某亮的全部诉讼请求。

    魏某初辩称,交通事故的赔偿已经处理完毕,本人不再承担赔偿责任。本案应该是由剑阁县医院来承担赔偿责任。

    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异议的证据,本院认证如下:原告魏某初提交的:1.剑阁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复印件一份,拟证实本次交通事故中被告毛某亮承担主要责任、被告魏某初承担次要责任、原告魏某初不承担责任:被告毛某亮、魏某初质证认为与本案不存在关联;本院认为,该证据系本诉产生的一个基础事由,与本案的事实认定存在关联,本院予以采信。2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电子就诊记录打印件3张、住院病历复印件一份、住院费用结算票据原件一份、职业陪伴介绍申请单原件一份,拟证实原告后续治疗以及花费相关费用的事实;被告人保剑阁支公司、毛某亮、魏某初质证认为与交通事故纠纷无关联;本院认为该组证据与原告主张的损失范围的确定存在关联,本院予以确认。3.住宿费收据、发票原件各一份、车票原件37张、门诊病历本原件三份及复印件一份, 拟证实在相关医院复查以及鉴定所产生的住宿费、交通费的事实;各被告综合质证认为部分证据形式不合法、部分证据本身不能证实与本案存在关联,在无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不能证实原告的待证观点;本院认为门诊病历本在被告无证据证实存在伪造的情形下,本院予以确认。车票结合魏某初出具的门诊病历及住院治疗以及鉴定等事由,认定23张与本案存在关联,其金额为1815.00元,本院予以确认,其余票据存在地点、时间及人员与上述事实存在差异,本院不予采信。住宿费收据,因不属于正式发票,且未加盖印章、未显示其具体地址,对其真实性、关联性本院不予确认。2019510日成都如泰酒店开的增值税发票系原件,对其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加之该时间系鉴定机构通知双方参加座谈故其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至于金额398.00元,被告认为超出标准,但本院结合原告多次外出就诊必然产生相应的住宿费用,但因欠缺相关住宿发票未能主张的实际,故对该金额酌情予以确认。4.四川求实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书》原件一份,拟证实本案被告与原告的损失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各被告质证认为该鉴定未综合考察分析因原告本身因素导致该结果的可能,对其关联性不予认可;本院认为虽在历经的多次诉讼中,被告均在主张原告自身原因导致损害加重的情形,但均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故各被告的抗辩观点本院不予采信,该鉴定在无其他证据推翻其结论的情况下,其真实性、合法性以及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5.广元雄关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原件一份,拟证实原告后续置入全髋假体更换费用。各被告综合质证认为该鉴定意见书不客观,所引用的鉴定资料均系华西医院住院治疗的病历等,未考察交通事故发生后原告全部的治疗过程;本院认为该鉴定意见系根据原告后续置换假体进行的专业鉴定,在被告无充分证据印证出具该份鉴定意见的鉴定机构、鉴定人员不适格或鉴定过程、适用的鉴定依据存在违法的情形下,该份鉴定结论本院予以采信。人保剑阁支公司提交的鉴定费用发票一张,主张在诉讼过程中对原告伤残等级进行鉴定,产生费用2740. 00;原告质证认为对于其中1740. 00元的伤残等级鉴定与本案不存在关联,该费用应由被告自行承担:本院认为原告质证观点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查明以下案件事实: 20111027日,毛某亮驾驶自有的川日45243号“五菱”牌小型普通客车,从普安镇往鹤龄镇方向行驶,当日1510分,该车行驶至剑南线9KM+600M路段,与魏某初驾驶自有的川HL8061号“恒胜”牌普通二轮摩托车发生碰撞。造成川HL8061 号普通二轮摩托车驾驶员魏某初、搭乘人魏某初受伤,两车受损的道路交 通事故。20111116日剑阁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剑公交认字(2011)020423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本次交通事故毛某某承担主要责任、魏某初承担次要责任、魏某初不承担责任。当日魏某初被送往剑阁县医院住院治疗至201217日出院,住院期间于2011118日行左侧胫骨中下段多处骨折、左侧股骨粗隆间及股骨颈粉碎性骨折切开复位术。201249日,在剑阁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的组织下,魏某初与毛某亮、魏某初达成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协议。因毛某亮所有的川H45243号小型普通客车在人保剑阁支公司投保交强险、50万元第三者责任险以及不计免赔险,故人保剑阁支公司分别在上述责任险的限额内向毛某亮办理如下理赔:魏某初医疗费46045.74元、误工费5280.00(55/x96)护理费2880(40/x72).住院伙食补助费2160(30/x72)、交通费29.50元、伤残赔偿金34952.00元,合计91347.24(其中交强险限额内赔偿52366.05元、三者险限额内赔偿23193.81);初医疗费3722.3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30.00(30/x11)、护理费440(40/x11).误工费1375.00(55/x25)、残疾赔偿金10280.00元,合计16147.32(其中交强险限额内赔偿12870.45元、三者险限额内赔偿1949.75).

    出院后,魏初因手术侧腿不能弯曲,膝关节不能屈和坐,伤侧腿萎缩不能行走,时感疼痛。经上级医院诊断检查要求重做手术。魏初与剑阁县医院协商赔偿事宜的过程中发生纠纷,经剑阁县卫生局委托广元市医学会就双方的医疗事故争议进行技术鉴定,2013820日广元市医学会出具医鉴[2013]03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分析意见为: ()医方对患者入院后诊断过程中,诊断正确,手术方式正确。()患者创伤严重,骨折复杂,手术难度较大,与患者术后左髋膝关节功能恢复欠佳有一定关系。()医方手术过程中骨折复位欠佳,内固定位置不好,是导致患者患肢短缩、左下肢功能部分障碍的主要原因;其鉴定结论为:本病例属于三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主要责任。20131025日魏江初入住广元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手术治疗,于同年114日行“左胫骨、左股骨粗隆间骨折术后内固定取出、左股骨粗隆间植骨术”,术后于同年1119日出院。为此,魏初于2014616日向本院提起医疗损害责任纠纷诉讼,要求比照交通事故六级伤残主张相关权利。本院作出(2014) 剑阁民初字第893号民事判决后,魏初提出上诉,经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广民终字第228号民事判决,确认魏初各项损失为:医疗费8978.60元、交通费200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50.0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16849.25元、精神抚慰金10000.00元、误工费2513.74元、残疾赔偿金223680.00元、护理费2014.80元,共计266786.39元,因考虑交通事故已获赔偿,结合案件实际酌情判令剑阁县医院向魏初赔偿171000. 00元。

    20131121日下午,魏初入住剑阁县医院康复医学科进行肢体功能康复训练直至2014718日出院。魏初因在康复治疗期间“左胫骨再次骨折”造成其十级伤残,认为系医疗行为所致故再次与剑阁县医院发生纠纷,并于20151221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结合四川求实司法鉴定所川求实鉴(2015)临鉴字第8660号法医学鉴定意见,即“1、剑阁县人民医院对魏初的康复治疗行为中存在未仔细阅读X线片,康复治疗未遵循循序渐进原则的过错; 2、剑阁县人民医院的康复治疗行为中存在的上述过错与魏初左侧胫骨原骨折处再次骨折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其参与度为60-70%”, 作出(2015)剑阁民初字第1383号民事判决。因剑阁县医院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 08民终557号民事判决,确认魏初本次医疗行为导致的损失包括:住院伙食补助费6720.00元、 护理费19040.00元、交通费519.00元、鉴定费5000.00元、残疾赔偿就48762.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 00元,合计82041.00元,判令剑阁县医院承担80%的过错责任,向江初赔偿65632. 80元。

    另查明,201765日、201769日、201774日、20171017日魏初因左髋疼痛明显加重,伴有跋行先后到广元市中心医院、北京市积水潭医院、华西医院门诊就诊,诊断为“左侧股骨头缺血坏死”,建议行“左侧全髋关节置换”手术治疗。2018810日魏江初入住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入院诊断为: 1.左侧股骨头缺血性坏死: 2.左股骨颈基底部骨折术后畸形愈合; 3.左轻,腓骨骨折术后畸形愈合。2018814日在全麻下行“左侧全髋关节置换术”,术后恢复良好,于2018819日出院,住院期间共计产生住院费52137.76元。20181031日魏委托广元雄关司法鉴定所对其后续治疗费用进行评定,该所于2018112日作出广雄司鉴所[2018]临鉴字第018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分析认为魏初左侧全髋置换术后,由于行走可导致假体关节面的磨损,根据行走的频率和磨损程度,达到不能继续使用时必须更换假体。在老年以前其磨损程度较快,晚年以后因活动减少可延长使用期限,在今后的25年中(70岁之前)至少需更换假体2次,其后续治疗费用会必然发生。依照《四川司法鉴定执业指引》二、关于医疗费用评定()是指“必然发生”的后续治疗费用; ()是指“伤残评定之后必然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和适当的整容及其他后续治疗费”,最高人民法院规定的原则是“定型化”、 即社会妥协性和公正性; ()必需发生的后续治疗费的评定说明1项“根据地市级三甲医院收费情况,在30%内上下浮动”;参照《川高法2001320号》通知之规定,鉴定结论为:魏江初左侧股骨颈骨折术后缺血坏死、行全髋置换术后至70岁之前,置入全髋假体更换费用需人民币10000 00元左右,魏向该所支付鉴定费800.00.20181113日魏初提起本案诉讼,并于2019318日以“股骨头坏死与交通事故、医疗事故是否存在因果关系, 参与度是多少”提起司法鉴定申请:同时剑阁县医院亦坚持对魏初的伤残等级进行重新鉴定。为此,本院委托了四川求实司法鉴定所对前述两项事项进行鉴定,该所于2019528日作出川求实鉴(2019>临鉴1633号鉴定意见书,其分析论证如下: 1. 根据20111027日交通事故发生后魏初送往剑阁县医院住院治疗期间的住院病历记载内容,交通事故造成魏初左股骨粗隆间及股骨颈粉碎性骨折损伤事实成立; 2. 剑阁县医院在魏初因交通事故入院治疗期间作出的入院诊断明确、手术处置符合医疗规范,但在施行左股骨粗隆间及股骨颈粉碎性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术过程中,存在骨折复位欠佳、内固定位置不好的过错; 3.初因交通事故致左股骨粗隆间及股骨颈粉碎性骨折、术中发现股骨颈远折端向下、内侧并达关节囊,内有多个小碎骨块,骨折损伤严重,对股骨头的血供损伤重,是造成其后期出现股骨头缺血坏死的主要原因,两者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原因力大小为主要原因(建议参与度为94-96%);医方在施行切开复位内固定术过程中,存在骨折复位欠佳、内固定位置不好的过错,致使骨折畸形愈合,加重了股骨头血供障碍,与后期发生股骨头缺血坏死的后 果间存在-定因果关系,原因力大小为轻微因素(建议参与度为4-6%); 4.根据《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九级5.9.65“四肢任-大关节行关节假体置挨术后”之规定,魏初目前的政残程度为九级。为此,魏初向四川未实司法鉴定所支付鉴定费8640.00;剑阁县医院向四川来实司法客定所支付伤残等级鉴定费1400元会诊费1000. 00元。

    再去明,魏初在201765日至2019510日期间、因就诊,治疗以及鉴定共产生往来交通费 15.00元住宿费398. 00元。2018814日至2018815日手术日产生病区职业陪伴费用130.00元。

    本院认为,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通过司法鉴定,确认魏初股骨头缺血性坏死,系20111027日交通事故导致其左股骨粗隆间及股骨颈粉碎性骨折这一伤情的晚期并发,加之医院在其住院期间施行切开复位内固定手术过程中,存在骨拆复位欠佳、内固定位置不好造成骨折畸形愈合,加重了该部位血供障碍,故交通事故的责任主体毛金亮、魏初以及剑阁县医院均存在过错,理应承担魏初因保守治疗不能控制而进行左侧全髋置换手术所产生的相关损失的民事赔偿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之规定,本院结合四川求实司法鉴定所的鉴定结论,即“交通事故系造成该后果的主要原因,建议参与度为94%-96%、剑阁县医院医疗过错行为与该后果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建议参与度为4%-6%”,酌情按9:1的比例划分两者的民事责任承担比例,即由交通事故的责任方承担90%、医院方承担10%的损失赔偿责任。介于毛亮与魏初在交通事故中的主、次责任划分,故由其分别在应承担的赔偿份额中,按7:3 的比例各自承担相应损失,即毛亮承担70%、魏初承担30%.因毛亮在人保剑阁支公司投保交强险及三者责任险,故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之规定,毛亮在本案中的赔偿责任应先由人保剑阁支公司在其承保的各险种的分项限额内代为履行,保险不足部分再由毛亮予以补充赔偿。剑阁县医院、人保剑阁支公司、毛亮以及魏初抗辩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因与本院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支持。

关于魏初损失的确认。1. 医疗费52137.76元,提供华西医院的结算发票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2.误工费1800.00 元,因魏初已在之前的交通事故纠纷、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中,双方就其劳动能力丧失的问题获得相应赔偿,故该项损失属重复主张,本院不予支持。3. 护理费1350.00 元,在魏初所出具的住院病历中,并未记载需专人护理,故其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但在手术当天产生的病区职业陪伴费用130.00元,系合理开支本院予以确认。4.交通、住宿费3000. 00元,因魏所提供的票据中,存在临时白条,且部分票据时间、地点与其治疗的相关时间节点不能吻合,故本院仅对能够印证的部分票据予以采信,对交通费1815.00元,住宿费398.00元予以支持,其余过高要求不予支持。5.伙食补助费360.00元,其主张符合规定,本院予以支持。6.全髋假体置换后续治疗费100000.00 元,魏江初提供了司法鉴定意见书子以印证,本院予以支持。7.鉴定费9640.00 (8640.00+1000.00元会诊费+800),该笔费用系为了查明案件事实产生的合理费用,本院予以支持。故魏初损失总额为165280. 76

各赔偿主体的赔偿金额确定。毛亮、魏初按照魏江初损失总额的90%的比例承担148752. 70(165280.76x90%)的赔偿责任;剑阁县医院按照魏江初损失总额10%的比例承担16528.06(165280.76x10%)。毛亮与魏初按照其交通事故的内部主次责任划分,毛亮应承担104126. 90( 148752.70x70%),因未超保险限额故由人保剑阁支公司在其承保的交强险、三者险的保险余额中予以代偿;初承担下余损失44625.80 ( 148752. 70x30%)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二十五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剑阁支公司在所承保的被告毛亮所有的川H45243号小型普通客车的交强险、三者责任险的保险限额内赔偿原告魏初各项损失104126. 90;

二、由被告剑阁县人民医院赔偿原告魏初各项损失16528.06元,因先行垫付1000.00元会诊费用子以扣减后,实际支付15528. 06;

三、由被告魏初赔偿原告魏初各项损失44625.80;

四、上述赔偿义务限各被告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完毕;五、驳回原告魏初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483. 00元,由被告剑阁县人民医院负担350. 00元,由被告毛亮负担2190.00元,由被告魏河初负担943. 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

 

            

              

       罗青洪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

 

       李茜妮(代)

 

关于我们

业务范围

经典案例

关注公众号

四川华民律师事务所

地址:四川省广元市利州区万达广场万达中心16楼
电话:0869-3351168

           18080738056  

           13378179323
邮件:2971248926@qq.com

技术支持: 四川圣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